民营药企委身国资成自保之举 协调磨合或成日后关键

财经网采访史立臣

伴随着药政改革的持续深化落地和加速铺开,医药市场环境剧烈变化,整体行业正在经历一场阵痛和革新,医保控费,鼓励创新成为行业大势,较早抓住行业创新趋势及时“调整方向”的企业乘势而上,持续观望且又“船大难调头”的企业改革难度突显。

  于近两年间,民营药企“改嫁”国资数量增多,获得政策、资金、资源等支援扶持成为吸引药企引入国资的最大动力,更有企业不惜放弃实控人身份,重组管理团队,但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寻求稳定发展的同时,规划产品结构,激发创新活力,夯实自身实力或许才是正道。而国资入驻后,管理层如何分权分责分利实现磨合亦是摆在企业面前的一道现实问题。

  委身国资“待遇”各不相同

  6月9日晚间,紫鑫药业(4.270, -0.11, -2.51%)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康平公司通知,峰岭大健康已将其下属全资子公司峰岭现代100%股权投资至康平公司。

  紫鑫药业表示,康平公司通过引入国有资本战略投资者,优化自身股权结构,并且依托于国有资本的资源优势,为公司主营业务板块引进更多业务资源,进一步推进公司中成药产业、人参产业及工业大麻产业发展战略的快速实施。

  就在上年5月,紫鑫药业曾公告表示公司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公司披露了峰岭大健康以货币、国有林权、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其他国有公司股权等实物资产合计268,000万元向公司控股股东康平公司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峰岭大健康将成为康平公司单一第一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峰岭大健康的实际控制人为柳河县财政局。

  事实上,近年来,面对政策调整下市场变化和严峻挑战,民营医药企业与国资平台展开合作的消息不断传出。据财经网产经不完全统计,除紫鑫药业外,康恩贝(5.670, 0.01, 0.18%)佐力药业(5.990,0.01, 0.17%)九强生物(21.930, -0.17, -0.77%)海南海药(7.110, 0.00, 0.00%)(维权)华仁药业(4.000, -0.04, -0.99%)吉药控股(2.860, -0.03, -1.04%)(维权)等多家药企均开启与国资合作。

  进入今年以来,药企动作尤显频繁,康恩贝、佐力药业、九强生物三家药企消息公布更是集中在前后不断半月的时间里。而财经网产经梳理注意到,国资与相关方的具体协议签订各显差异,背后更是透露出交易态度有所不同,有企业重组管理团队,变更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更有企业约定业绩承诺,设置对赌协议;此外,亦有国资自愿追加承诺,延长定增股票锁定期。

  今年3月25日,佐力药业披露,浙江省国资委旗下浙江省医疗健康集团,拟分步受让实控人俞有强所持上市公司15%的股份,并拟认购非公开发行的10%股票,变身为控股股东。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交易设有“业绩对赌”,俞有强承诺,“佐力药业2020至2022年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000万元、7200万元,或3年调整后净利润累计总额不低于1.82亿元。”

  此外,公司管理团队亦将发生重组变更,浙江省医疗健康集团将推荐并提名董事会候选人,董事长亦由其推荐中提名。根据双方协议,改组后,浙江省医疗健康集团向佐力药业推荐并提名4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及2名独立董事候选人,董事长从其推荐的非独立董事中提名。

  而后在4月初,曾在年报中提到“努力寻求政府支持,稳定企业经营”的康恩贝,也踏出了“改嫁国资”的一步,签署股份转让意向书,拟向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转让所持有康恩贝总股本的20%。据康恩贝表示,若此次股份转让实施完成,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均将发生变化,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将成为康恩贝控股股东,实控人也将由胡季强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创办人胡季强继续留任董事长至新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

  继佐力药业和康恩贝之后,九强生物也在4月宣布“与国资达成战略合作”。消息表明,九强生物与国药集团及国药投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国药投资拟以不超过12亿元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国药集团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随后,九强生物还曾披露,定增发行对象国药投资自愿追加承诺,表示“公司所认购的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份自本次非公开发行结束之日起36个月内不得转让。”

  在北京鼎臣咨询创始人史立臣看来,国资与相关方签订协议,“多是针对民企的优势或是劣势考虑的”,他具体谈到,若民企管理不到位,或会要求公司管理层调整重组;若公司近年业绩表现一般,出于对业绩不达标的担忧,国资则可能要求企业做出业绩承诺,未来进一步强化企业业绩发展;此外,也可能在公司研发方面提出要求,明确产品研发落地上市规划。

  合作自保磨合或为关键

  “从易主案例看,大多企业主销产品由于政策等原因销量下滑严重,经营压力增大,大股东资金链紧张”,史立臣对财经网产经具体分析道,“随着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医药行业低毛利时代来临,过去药企通过少数几款主打产品,即能支撑公司发展创造丰厚利润,这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部分药企由于产品结构老化,市场竞争能力急剧降低,创新变革未能及时跟上,看不到发展的希望,与国有资本合作不失为自保之举”,

  财经网产经也梳理注意到,此次股份转让前,胡季强曾于年前进行股份减持。据康恩贝公告显示,2019年12月23日至12月30日,胡季强减持公司股份合计5860万股,占其减持前原持股数的24.97%,占公司总股本的2.20%。对于减持所持公司股份的原因,胡季强曾坦言,“为偿还质押股票的融资借款及利息,降低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比例,控制股权质押风险”。

  在近年间多次质押、解押后,截至目前,胡季强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合计持有的公司股份的38.04%,占公司总股本的12.68%,其中,胡季强累计质押数量占其所持股份的84.96%,占公司总股份的5.61%。

  大股东资金承压,康恩贝的业务发展也亮起红灯。2019年财务数据现实,公司核心板块中药与植物药领域收入下滑,多款产品受国家政策调整影响销量缩减,其中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售状况恶化则更为致命。

  而对于紫鑫药业,公司缺钱、大股东资金紧张的问题更是昭然若揭。信息显示,紫鑫药业控股股康平公司目前已100%质押所持公司股份。此外,自2018年12月起,康平公司质押的公司股票部分已触及平仓线,遭质权人强制平仓处理。

  不仅如此,康平公司所持紫鑫药业股份已全部被冻结或轮候冻结,紫鑫药业最近一次相关公告显示,康平公司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质押数,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其累计被司法冻结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00%,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8.99%。

  此外,公司自身更因资金紧张深陷债务违约风险。财经网产经就曾在近日的报道中梳理,因债务问题及资金风险受到深交所问询后,公司两度公告相关债务问题,于公司披露计划申请贷款延期一事后,紫鑫药业又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及子公司出现部分债务逾期,合计金额已达11.552亿元。事实上,至2019年底,公司有息负债合计即已超50亿元,而高企的债务更导致了公司财务费用的增高和货币资金的紧张。

  而在佐力药业在“改嫁”国资前,还曾险些委身华东医药(23.880, 0.94, 4.10%)。2019年5月,佐力药业实控人、控股股东俞有强和德清县乌灵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曾计划转让1.1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8.6%)给华东医药。但是,这起高溢价收购案最终因存在同业竞争而告终。彼时就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股权转让实质上就是由于佐力药业销售能力有限,主营产品增长遭遇瓶颈,不得不对外寻求帮助。

  药政改革持续落地的背景下,医药市场快速变化,在史立臣看来,民营企业引入国有资本,获得国资背书,最大的动力即是来自于获取政策和资金支持。亦有分析人士指出,在民营药企引入国资之后,将在资源、渠道、客户及管理方面实现共享与互补,以提升上市公司抵御风险和持续盈利能力,今后将会有更多的民营药企选择这样的合作模式。

  而国资注入民营药企,民企市场化发展模式与国资保值增值、求稳避险的主导思路,在短期内还需相互磨合调整配合,史立臣对财经网产经分析道,“国资更看重资产增值保值,在经营管理过程中注重求稳,容易规避高风险高投入项目,因而或会缩减投入多、时间长、风险高的研发项目。而民企引入国资,原有股东结构、公司性质变化,原本的企业管理人员和职工的奋斗目标、发展心态很容易发生转变。”

  “国资入驻后,还要看后续管理层如何分权分责分利,特别是控股权和管理权、决策权如何划分”,史立臣说道,“国有资本在资产增值保值方面更具优势,民企对于企业自身发展也应保有合理的话语权,并且要对公司业绩负有责任,一定程度的业绩压力是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