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集采问题多,招标顽疾再现,应由国家统一部署

2020年上半年,已经多省开始各种集采。
山西注射剂集采,湖南抗菌药集采,武汉胰岛素集采,
由于各地集采政策制定是自己定政策,定游戏规则,所以,出现了很多问题。
1.   一省或一地带量采购,多省无量采购

这种情况比较普遍,由于目前我国基本都是挂网,挂网就会价格明示,价格明示其他省份就会价格联动,而这种联动是无量的,也就是说,不和企业谈量,直接要求药企按照联动价格供药,这和之前的招标采购有什么区别?

一省或一地带量采购,多省无量采购,重现了招标顽疾,之谈价格,不谈采购量。

   2.一些省份的带量采购政策落实出现黑洞

我们以前都知道招标采购越招标价格越高,所以,才出现了国家级带量采购,因为招标政策出现了很大问题,可能也存在很多腐败和黑洞,从而导致招标价格高企。

而一些省份的非一致性评价的带量采购,自己制定游戏规则,自己打破游戏规则,

比如湖南抗菌药物采购,明显出现了两个黑洞:

一个是一些原研药或参比制剂入围价格高出很多倍,那么,请问,高出如此之多的什么采购标准形成的?这不是给外资药企明显的超国民待遇吗?因为注射剂原研药和参比制剂大部分是外资药企的。如果湖南带量采购就是给外资药企超国民待遇,那还打着带量采购旗号干什么?笔者史立臣认为顶多给予原研药和参比制剂20%的浮动,而不是高出很多,这是在开玩笑。

  二是湖南科伦竟然以非药品本身的通用技术和其他通用研究成果获得高于最低价三倍价格中标,欺负业内人士不认识字吗?
湖南抗菌素带量采购四个层次:
第一层次为专利保护期内化合物专利、天然物提取物专利以及微生物及代谢物专利药品;第二层次为已过保护期的专利药品以及通过质量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出口药等;第三层次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等的药品制剂以及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药品,以及增加了主要适应证(等同或大于过期专利药适应证)且第一个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注册批件的药品;第四层次为其他通过GMP认证药品和进口药品。
湖南带量采购政策明确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等的药品制剂以及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药品-----------这是说的是药品本身,而不是通用技术!!!
这是明显的指鹿为马,是明显的自己破坏自己的游戏规则。

建议各省或各地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由国家局统一部署。
也就是全国一盘棋的扩范围带量采购
目前很多省份都在搞各自的带量采购,让企业疲于应对,而且一省降价会带来全国价格联动,让药企平衡全国药品价格非常困难,以至于企业处于参与、不参与的两难之中,尤其各自为政,让药企疲于应对,同时其中还或许存有不为人知的东西,让带量采购变了味!
其实带量采购可以分两个方面:
一是国家级带量采购,也就是过了一致性评价的品种进行集中带量采购;
二是非一致性评价的品种的带量采购,可以由国家医保部门制定相关的采购规则,委托各省或者按品种划分,或者按数量划分,代表国家整体进行带量采购,比如某省做心脑血管产品群的带量采购,可以由各省把计划的采购数据汇聚到某省,由某省代表国家进行带量采购,采购完毕后,各省按照计划的采购数据进行采购、使用和回款。
采购过程由国家医保局全程监控,采购结果由国家医保局审核后发布。
这样不仅加快了带量采购的速度,同时避免了很多不正常的东西出现,也让药企更有参与的积极性(既然带量采购势不可挡,药企想躲也躲不了,还不如早点来到。)
药品或高值耗材带量采购是国家的大计,是利国利民的国策,不能让一些歪嘴和尚念错了经。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否则视为侵权。